保契銳評|監管擬規范養老社區,到底要規范什么?

2023-01-05 12:03:59 保契 微信號 

保契銳評

有效地平衡計劃與市場始終是現代監管的主旋律。

1月4日,銀保監會向各銀保監局,各人身保險公司下發《關于規范保險公司銷售保險產品對接養老社區服務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意在規范近年來保險業加速爆火的“保險+養老社區業務”。

時光如白駒過隙,彈指一揮間,險企正式介入養老社區已走過13年光陰。2009年11月19日,(原)保監會批準泰康養老社區投資試點方案。自此,險企以布局養老社區方式服務老齡化社會的模式,在監管維度正式開閘。

只是在那個保費遍地、代理人數量屢創新高、為實現“現金奶!蹦繕硕Q生的激進型產品秒殺理財的時代,“保險+養老社區業務”只是個別險企的個案探索。

秉持個案管理、一事一議、試點先行的現代監管理念,過去十余年間,監管層面對于“保險+養老社區業務”更多處于觀察階段。

變化總是來的太過迅猛。似乎一夜間,代理人內外清虛,產品回歸保障本源,以關聯交易管理等為代表的公司治理持續加強,壽險業業似乎走到了轉型發展的“至暗時刻”。

為扭轉困局,獨代、MGA、保險科技、保險金信托以及養老社區則成為行業試圖走出困局的武器。

成效如何,疫情三年,現實給出了答案,勝出者有二:

一是,在不確定性時代,作為更有效的守富和傳承工具的保險金信托成為斬獲大額甚至中小額保單的利器,各渠道紛紛發力。

二是,在老齡化加速到來,關鍵時刻可救命的醫養照護成為稀缺品,險企構建起的養老社區成為較好的賦能工具。

在保險金信托尚無明確法律基礎的,諸多權益缺乏法律保障,且整個產品體系涉及到銀行、信托和保險三方,立法以及監管維度的難度顯然更大,基于現實考量,以時間換空間不失為最優選擇。

與之不同的是養老社區,從投資建設到跨行業銷售再到專業的運營管理,幾乎全由保險公司主導完成,且入駐權益集中兌付、醫療無力等社會反響更為強烈的問題已出現爆發的苗頭。踩剎車,勢在必行。

01

劃定門檻:防范系統性風險

保險的歸保險,養老的歸養老,可助力但不可混同。

征求意見稿大概可以劃分為兩類,首先就是劃定門檻資質。

養老社區,不管是自建型的重資產模式,還是以租賃為主的輕資產模式,其背后都需要大量且持續的資金支持,重資產的投入無需多言,就被視為相對沒那么耗錢的輕資產模式而言,除定期上漲的租金和最長20年的租賃期限等不可控風險之外,適老化改造的費用很多時候并不比新建成本低。最簡單的比喻,新房裝修和舊屋改造,尤其是需要完成徹底的功能性改造時,二者的成本很難分出高低上下。

但對于保險公司而言,保費增速下滑、投資收益萎靡,大量資金持續投入到短期內無法實現任何收益的養老社區,風險之高,顯而易見。

但現實又很骨感。除(原)保監會批準泰康養老社區投資試點方案外,公開信息檢索不到任何一家目前已介入養老社區的保險公司獲得過監管批復。

換言之,目前大部分公司大概率是未經過監管逐一評估,便自行上馬了養老社區項目。大量資金的騰挪,以及為了養住這個遲遲不能盈利的養老社區,批量公司正在一起積聚行業的系統性風險。

不得不管。

02

供需測算:保險公司的短視

領導一句話,戰略變戰術。

征求意見稿中明確了供給需求模型測算問題,業內謂之“超賣”。

所謂超賣,即一張養老床位對應多少張保單(權益)合適。對此,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市場上主流的聲音認為,客戶行權的時間會有時間差,只要客戶的年齡分層不太集中,短期內應不會出現集中行權問題。

但有意思的是,險企對于一張床位到底可以對應多少張床位都是憑經驗。盡管保險業是以精算見長的行業,但對于養老社區卻無能為力。有限的經驗基本也只是來自于行業內的頭部公司。

經驗有時候是優勢,但更有可能是陷阱。幾年前,對于大部分已經營養老社區的公司而言,前期社區入住率嚴重不足,為加速推動養老社區的盈虧自平衡,保險公司便不遺余力地加大力度,推動客戶簽收權益確認函。

典型的如,只要達到保費條件,公司便會寄出一份養老權益確認函,拜求客戶簽收。但問題在于,一份權益確認函,往往附帶了多個入住權,目前市面上,主流的包括,客戶(投保人)本人,被保險人、投保人/被保險人配偶/父母/岳父母。

變化總是突然的。近兩年,隨著養老理念的轉變,養老社區突然變的供不應求,客戶父母/岳父母的行權需求突然釋放。原來不想簽收權益確認函,保險公司各種加碼求簽收,今天,集中要求行權,養老社區已住滿或者還未開工建設。

一如此前多次強調的公司治理問題,保險公司想尋求養老社區盈虧自平衡的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卻是骨感的,公司董事會/管理層等一把手的短視行為帶來的則是對行業的無盡傷害。

不得不管。

03

系列舉措的監管核心:風險隔離

一放就亂,一管就死。很少有能跳脫出此螺旋者。

征求意見稿用了大量的篇幅詳細闡述獨立運營、公司治理、交叉任職、銷售準入、信息披露等規則。已有諸多媒體進行了全面披露,在此不再一一列舉。

系列舉措,維度不同,但核心只有一點——養老社區的風險不要波及保險業。通過盡可能詳細的規則,反復明示告知消費者,養老社區和保險公司各司其職、各擔其責。

從人員配置到信息披露中的醒目提示,意在讓保險公司在面對未來可能批量出現的養老社區投訴糾紛時,可儲備充足的證據,證明養老社區的問題與保險無關。

征求意見稿中的諸多方式,此前已在保險領域實踐多年。典型的如信息披露,試舉一例:

征求意見稿第十一條,保險公司應強化信息披露,明確保險公司、被保險人、養老社區服務方、服務受益人等各方的法律關系、權利與義務,以及糾紛處理機制。第十二條,保險公司應當在銷售材料中,對于各方責任、服務提供不確定性等重要信息,以加黑、加粗或下劃線等醒目方式進行標注。

再看一個保險領域的規定,以《商業銀行代理保險業務管理辦法》為例,各類宣傳材料應當按照保險條款全面、準確描述保險產品,要在醒目位置對經營主體、保險責任、退保費用、現金價值和費用扣除情況進行提示,不得夸大或變相夸大保險合同利益,不得承諾不確定收益或進行誤導性演示,不得有虛報、欺瞞或不正當競爭的表述。

延著這一思路看實踐,銀保渠道“存單變保單”的事件仍層出不窮,消費者亦沒有因銀行或保險的免責提醒而放棄對保險公司的追訴。

要想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風險隔離,更為嚴格的資質準入或許是當前保險業最為可行的方式。

04

征求意見稿之外:養老社區醫療問題待解

在征求意見稿發布前兩周,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民政部辦公廳、國家中醫藥局綜合司近日聯合印發《關于嚴禁養老機構違法違規開展醫療服務的通知》,嚴禁養老機構違法違規開展醫療服務,切實維護老年人合法權益。

通知稱,將依法依規嚴厲打擊養老機構內的無資質醫療機構、無行醫資質相關人員擅自提供診療服務違法行為;要求養老機構內設醫療機構的醫師要在注冊的執業范圍內,遵循臨床診療指南并遵守臨床技術操作規范和醫學倫理規范等開展醫療服務;對入住老年人負責救治或進行正常死亡調查的醫療機構要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規定親自診查、調查并出具機構內死亡老年人《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等等。

對于養老社區而言,入住者平均年齡81歲左右,“醫”是關鍵,但在疫情期間,養老社區的醫療照護能力屢受質疑。

這種質疑,最終影響的卻是保險公司。而這無疑亦是征求意見稿需進一步細化重點。

同樣,不得不管。

< END >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保契。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国产福利网站,国产福利微拍精品一区二区,国产福利小视频